Author Archives

春天到了

春天到了

西雅圖的春天早就到了,只不過每天堆積起來的事情(大部分是懶惰)微妙地勾著我的手不放,直到入夜,窗外能聞到晚間露水的氣味時,才恍恍惚惚想起來應該寫東西,這時候又因爲啊,第二天還要早起上班啊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,只開了個頭就合上電腦。

這大概是一種拉長了的春困吧。

事實上時間真的過得飛一樣快,這是這個世界上爲數不多的真理。找工作,畢業,打理行李,飛機降落的SeaTac機場,住在b&b,找房子,等EAD,開始實習,遇到L先生,遇到新的朋友們,去年那個回憶起來極不真實的夏天,在朝九晚五渾渾噩噩的腦袋裏,就像是昨天發生的事情,轉眼已經將要一年了。 (more…)

Read more
关于上班的公车

关于上班的公车

还住在Greenlake时,每天早上坐着定时的公车上班,26路刚刚从总站发车不久,迟到的车少。住宅区上车的人也不多,以至于每站上来的人每一个早上相对来说都是固定的面孔,久而久之,抬头之际常常能猜到谁的脑袋从门口冒出来。

比如,在大多数我上车的时间,第一排双人座位座椅靠窗会坐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,白发,略有些秃头。长相其实在记忆里模糊不清,我也总是坐在他身后几排,只能盯着背影。 (more…)

Read more
零碎的秋冬之交

零碎的秋冬之交

(送给失恋的330先生,还附送果篮)

西雅图的秋天几乎短得看不见,它抖抖索索地藏在夏天的余热和冬天未见其影,淫威已至的寒冷里,还来不及看这个西北城市少有的红叶,嗖地一声就跑走了。

整个十月,西雅图都浸泡在白花花的雾霾当中,从前一天晚上夜晚城市缓慢的呼吸声中雾气就渐渐聚拢,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能见到清楚的天空。有那么几天甚至延续到第二个雾霾循环的开始。如果下午阳光和风力都够强劲,浓雾散去,湛蓝高远的天空就又像夏天一样呈现在城市的上空,只是温度缺缺,空气清凉,尽管被雾霾笼罩一天,过肺的空气也发出山间泉水的叮咚声。 (more…)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