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cials

春天到了

春天到了

西雅图的春天早就到了,只不过每天堆积起来的事情(大部分是懒惰)微妙地勾着我的手不放,直到入夜,窗外能闻到晚间露水的气味时,才恍恍惚惚想起来应该写东西,这时候又因为啊,第二天还要早起上班啊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,只开了个头就合上电脑。

这大概是一种拉长了的春困吧。

事实上时间真的过得飞一样快,这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真理。找工作,毕业,打理行李,飞机降落的SeaTac机场,住在b&b,找房子,等EAD,开始实习,遇到L先生,遇到新的朋友们,去年那个回忆起来极不真实的夏天,在朝九晚五浑浑噩噩的脑袋里,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,转眼已经将要一年了。 (more…)

Read more
Rattlesnake 响尾蛇山:从零到顶

Rattlesnake 响尾蛇山:从零到顶

分子:我所到的位置
分母:山底到山顶的距离

0/1

来Rattlesnake Ridge已经第三次了,从来没有到过山顶;第一次不到半小时太阳就下山了只好掉头,第二次索性就只在湖水周围走了走。听说Rattlesnake Trail至少7mile,最长的有11mile,对于隔天就要考一个期末考试的我来说,真想爬上山顶俯瞰整个北部,着实是个挑战啊( ´ ▽ ` )ノ。 (more…)

Read more
关于上班的公车

关于上班的公车

还住在Greenlake时,每天早上坐着定时的公车上班,26路刚刚从总站发车不久,迟到的车少。住宅区上车的人也不多,以至于每站上来的人每一个早上相对来说都是固定的面孔,久而久之,抬头之际常常能猜到谁的脑袋从门口冒出来。

比如,在大多数我上车的时间,第一排双人座位座椅靠窗会坐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,白发,略有些秃头。长相其实在记忆里模糊不清,我也总是坐在他身后几排,只能盯着背影。 (more…)

Read more
零碎的秋冬之交

零碎的秋冬之交

(送给失恋的330先生,还附送果篮)

西雅图的秋天几乎短得看不见,它抖抖索索地藏在夏天的余热和冬天未见其影,淫威已至的寒冷里,还来不及看这个西北城市少有的红叶,嗖地一声就跑走了。

整个十月,西雅图都浸泡在白花花的雾霾当中,从前一天晚上夜晚城市缓慢的呼吸声中雾气就渐渐聚拢,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能见到清楚的天空。有那么几天甚至延续到第二个雾霾循环的开始。如果下午阳光和风力都够强劲,浓雾散去,湛蓝高远的天空就又像夏天一样呈现在城市的上空,只是温度缺缺,空气清凉,尽管被雾霾笼罩一天,过肺的空气也发出山间泉水的叮咚声。 (more…)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