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cials

春天到了

春天到了

西雅圖的春天早就到了,只不過每天堆積起來的事情(大部分是懶惰)微妙地勾著我的手不放,直到入夜,窗外能聞到晚間露水的氣味時,才恍恍惚惚想起來應該寫東西,這時候又因爲啊,第二天還要早起上班啊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,只開了個頭就合上電腦。

這大概是一種拉長了的春困吧。

事實上時間真的過得飛一樣快,這是這個世界上爲數不多的真理。找工作,畢業,打理行李,飛機降落的SeaTac機場,住在b&b,找房子,等EAD,開始實習,遇到L先生,遇到新的朋友們,去年那個回憶起來極不真實的夏天,在朝九晚五渾渾噩噩的腦袋裏,就像是昨天發生的事情,轉眼已經將要一年了。 (more…)

Read more
Rattlesnake 響尾蛇山:從零到頂

Rattlesnake 響尾蛇山:從零到頂

分子:我所到的位置
分母:山底到山頂的距離

0/1

來Rattlesnake Ridge已經第三次了,從來沒有到過山頂;第一次不到半小時太陽就下山了只好掉頭,第二次索性就只在湖水周圍走了走。聽說Rattlesnake Trail至少7mile,最長的有11mile,對於隔天就要考一個期末考試的我來說,真想爬上山頂俯瞰整個北部,着實是個挑戰啊( ´ ▽ ` )ノ。 (more…)

Read more
關於上班的公車

關於上班的公車

還住在Greenlake時,每天早上坐着定時的公車上班,26路剛剛從總站發車不久,遲到的車少。住宅區上車的人也不多,以至於每站上來的人每一個早上相對來說都是固定的面孔,久而久之,抬頭之際常常能猜到誰的腦袋從門口冒出來。

比如,在大多數我上車的時間,第一排雙人座位座椅靠窗會坐一個六十來歲的老頭,白髮,略有些禿頭。長相其實在記憶里模糊不清,我也總是坐在他身後幾排,只能盯着背影。 (more…)

Read more
零碎的秋冬之交

零碎的秋冬之交

(送給失戀的330先生,還附送果籃)

西雅圖的秋天幾乎短得看不見,它抖抖索索地藏在夏天的餘熱和冬天未見其影,淫威已至的寒冷里,還來不及看這個西北城市少有的紅葉,嗖地一聲就跑走了。

整個十月,西雅圖都浸泡在白花花的霧霾當中,從前一天晚上夜晚城市緩慢的呼吸聲中霧氣就漸漸聚攏,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能見到清楚的天空。有那麼幾天甚至延續到第二個霧霾循環的開始。如果下午陽光和風力都夠強勁,濃霧散去,湛藍高遠的天空就又像夏天一樣呈現在城市的上空,只是溫度缺缺,空氣清涼,儘管被霧霾籠罩一天,過肺的空氣也發出山間泉水的叮咚聲。 (more…)

Read more